小作坊保健“神药”骗走大把养老钱

  □ 本报记者 王莹

  湖北、山东、河南三地警方联手查获“三无”保健食品10万余粒;吉林警方查获“降压溶脂”有毒有害保健食品,涉案价值100余万元;江苏如东县警方分别查扣假“蚁力神”1万余盒、各色胶囊300余公斤,查获假冒保健品100余种,总重超过7吨……

  近期,多地警方相继披露多起有毒有害保健食品案,涉案范围广、涉案金额大。在暴利的诱惑下,这些不法分子在小作坊内用廉价有害的制作原料大肆生产假冒保健品,并盯上防范能力较弱又有着养生保健需求的老年人,通过电话、展销、网络等渠道进行虚假宣传和高价兜售,严重威胁了他们的生命财产安全。

  套路 夸大药效蒙圈老年消费者

  近日,江苏淮安警方侦破一起公安部督办的非法入侵快递公司后台窃取客户信息牟利案件,抓获犯罪嫌疑人13名,缴获非法获取的公民信息近1亿条。其中,老年人个人信息近千万条,且标价最贵。

  据办案民警介绍,个人信息倒卖的价格是不同的,一般新的信息售价会更高。但在本案中,一条有关老年人的姓名、手机号码等数据,无论新旧价格都很贵。而嫌疑人购买老年人信息,主要是为了推销保健品。某一产品的成本可能仅有几十元,但推销给老年人时却能卖到成百上千元,嫌疑人可从中牟取暴利。

  据福建省食药监部门相关工作人员介绍,时下许多保健品经营者紧盯老年人的健康需求,往往以公益健康讲座、免费体检、赠送礼品为噱头,打出亲情牌、优惠牌、疗效牌等营销手段,进行小切口、大推广、强营销的虚假不实宣传,让老人不知不觉落入陷阱,盲目相信,不能自拔。

  而在这些保健品中,犯罪嫌疑人推销的也不尽然都是假货,还有许多是虚假宣传、夸大功效的廉价产品。

  近日,福建省泉州市安溪县市场监管局执法人员在开展保健品市场欺诈和虚假宣传专项整治过程中,发现城厢镇某社区一医疗器械经营部在开展养生讲座。推介过程中,“治病神器”“治病神药”等话语不停从推销员口中脱口而出,并以为老年人提供免费体验高电位物理治疗仪、送小礼品等方式,向40多位老人高价兜售高电位物理治疗仪和滋补保健食品,数百元的高电位治疗仪卖到9800元,一盒价值几十元的松花粉被卖到500元。

  执法人员当场介入调查后发现,该经营部涉嫌未经许可销售保健食品、医疗器械和虚假宣传疗效、高价诱导老年人购买产品,已涉嫌违法,执法人员依法对现场部分物品进行查扣,并通过释理说法戳穿推销员的虚假夸大宣传,把40多位老年人劝回家。

  暴利 “三无”西药粉利润惊人

  河北承德60多岁的李某患糖尿病已经10多年,在朋友的推荐下,他网购了降糖类保健品仁合胰宝,但却在服用后出现了不良反应。

  经承德市食药监局检测,此药含国家禁止在保健品中添加的盐酸苯乙双胍、盐酸二甲双胍等西药成分,长期服用可导致乳酸酸中毒。而经调查,此前生产仁合胰宝的正规厂商早已停产,但仁合胰宝却在网络上被推销成“降糖神药”,在多个大型网购平台和微信朋友圈都能买到。

  近日,这起案值高达12亿元的特大利用互联网制售有毒有害保健食品系列重大案件的主要嫌疑人陆续被起诉。据承德市公安局食药支队副支队长张忠钰公开向媒体介绍,犯罪嫌疑人刘某某造假的包括仁合胰宝在内的32款保健品,都宣称是用中草药配制而成。然而据警方查证,所有32个外包装不同的产品,胶囊里的成分却都和仁合胰宝完全一样,实际上只是掺杂了化学药物苯乙双胍的稻糠粉,跟包装盒上标注的成分没有任何关系。

  而驱使刘某某等人冒险制售假冒有害保健品的原因,则是因为有暴利可图。代加工窝点的刘某某接到张某的委托后,将造假成本不足5元一盒的“仁合胰宝”等有毒有害保健品,以12元左右的价格卖给张某;张某再以每盒40元左右的批发价卖给二级经销商程某;而程某拿到货物后,在电商平台上以每盒125元的价格卖给消费者。

  无独有偶,在湖北警方近期破获的一起跨省制售假保健品案件中,犯罪嫌疑人王某以每25公斤1万元的价格,从武汉购买75公斤西地那非西药粉末,又从郑州菜市场购买来玉米粉,“几捧西地那非粉,加上几捧玉米粉倒在脸盆里,搅一搅,用胶囊一舀,盖上盖子”,一款保健品就“出炉”了,整个生产过程没有任何标准,西地那非放多少全靠估计。

  据王某交代,用这种方式生产的“保健品”一盒成本只有几毛钱,但售价则可高达数十元。而在这些产品说明书中,“心脏病、高血压患者可服用”也被标明,但对于患有心血管系统疾病的人来说,西地那非使用不当或用量过大有可能会导致猝死。

  违规 原料药处方药流入市场

  分析各地警方公布的制售有毒有害保健品案情不难发现,这些有害保健品的生产原材料主要有两大源头。

  • 发布日期:2019-05-06 20:56:25
  • 95 views
  • 作者:劳动仲裁网
所属分类:大学生创业